-有爱也有泪有梦也有憾这样的高中足球赛才是真正的青春

有爱也有泪有梦也有憾这样的高中足球赛才是真正的青春

1月11日,一年一度的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落幕了。在埼玉2002世界杯球场举行的决赛中,山梨学院经过加时赛苦战,2比2逼平豪门青森山田,并在点球决战中4比2胜出,捧起第99届大赛的冠军。

山梨学院赢得本届大赛冠军,历史第二次捧杯。

由于新冠疫情在日本国内扩大化,今年的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决赛阶段闭门谢客,不对外开放,往年5万人观看决赛的景象不复存在。但这并未令这项日本高中足球盛会的影响力折损太大——4000支球队为了梦想拼搏,日本国内几乎全境直播,自1917年创办至今只是因天皇去世和战争缘故停办了4届的大赛,堪称全世界最有生命力的高中足球赛事。

“冬之国立”“夏之甲子园”,日本高中体育两大盛事

目前,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决赛阶段参赛队为48支,东京都为2支,日本其余全部46个县府道(相当于中国的省级行政区)各为1支,所有决赛名额由各地地方预赛产生,而每年参加预赛的全部队伍均为各校校队,总数达4000支左右(本届大赛为3962队),涉及10万名左右的学生选手。

虽然只是高中比赛,但全国赛能吸引大量观众现场助威。

该项赛事1917年发源于大阪丰中球场。巧的是,1915年,全日本棒球高中锦标赛也诞生于同一球场,而这项赛事正是如今大名鼎鼎的甲子园棒球赛。也正是因为丰中球场是日本高中棒球运动的圣地之缘故,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一直淡化处理自己与丰中球场的关系。事实上,这项足球比赛在1975年前一直在关西举办,甚至有数年的决赛地正是甲子园大球场,直到1976年才正式将决赛阶段比赛全部移至首都圈举行(东京都、千叶县、埼玉县、神奈川县),其中揭幕战、半决赛、决赛均安排在日本国立竞技场(因球场为东京奥运会改造,近年来移师埼玉2002世界杯球场)。

甲子园棒球全国赛是日本高中最大的盛事,如今足球也迎头赶上。

而随着足球运动在日本国内迅猛发展,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终于成为一项可以比肩甲子园的核心赛事,在日本国内享有“冬之国立”的美名,对应着“夏之甲子园”的昵称。

并不代表日本同年龄段青年选手的最高竞技水平

每年参赛队4000余支,球员10万人,那么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是否代表着日本同年龄段的最高足球竞技水平呢?其实答案是否定的。

高元宫杯多数参赛队为职业青年队,图为柏太阳神青年队对浦和红钻青年队。

日本高中足球界有三大赛事——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全日本高中综合运动会足球赛、高元宫杯·日本足协U18联赛。若论竞技水准,当属高元宫杯最高。这项创办于2011年的比赛为分级联赛赛制,其顶级联赛分为东西二区,由两支区冠军进行总决赛决出冠军。

高元宫杯与另两项大赛的最大区别在于,其参赛队主体是各职业俱乐部的青年队,只有少数足球传统高中校队才有余力参加这项为期半年多的赛事。至今,先后有22支高中校队参加过高元宫杯顶级联赛,只有青森山田和流通经济大学附属柏高中(简称“流经大柏”)两支高中校队中的绝对豪门,闯入决赛并夺得冠军(流经大柏2013年,青森山田2016年、2019年),其余入围总决赛的15队(次)均为职业俱乐部青年队。

柴崎岳(左)曾率豪门青森山田夺得第88届全国赛亚军。

日本职业序列青年队与中国有些类似,俱乐部负责足球竞训,而文化教育则由某所合作学校提供。如日本足协福岛足球学院的初中生年龄段球员在富士冈初中接受文化学习,而高中生年龄段则属于三岛长陵高中。这些“特招生中的特招生”自然没有资格参加属于普招生的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

这里走出诸多明星,日本足球的高质量来源于庞大的球员基数

自2002年起,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每年都会寻找一位明星球员担任大赛的形象大使,条件是这位知名球员必须参加过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

大久保嘉人(中)代表国见高中出战过全国赛。

小野伸二(2届、清水商高)、平山相太(国见)、大久保嘉人(国见)、中山雅史(藤枝东)、中泽佑二(三乡工技)、小笠原满男(大船渡)、长谷部诚(藤枝东)、田中斗莉王(涩谷幕张)、内田笃人(2届、清水东)、远藤保仁(鹿儿岛实业)、三浦知良(静冈学园肄业)、川岛永嗣(浦和东)、柴崎岳(青森山田)、冈崎慎司(泷川第二)、大迫勇也(鹿儿岛城西)、乾贵士(野洲)、长友佑都(东福冈)……这一长串名单称其为日本全明星阵容也不为过。从中也不难看出,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拥有强大的育才作用,质量来源于数量,是职业体育界里的真理。

作为日裔巴西人,田中斗莉王曾率领涩谷幕张历史上首次征战全国赛。

这些曾在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里拼杀的明星中,曾有两位在大赛中打出怪兽级表现。其一是平山相太,他曾于2002年、2003年的全日本大赛中两夺最佳射手,总计打入17球,至今是大赛的纪录,并率领国见高中夺得冠亚军各一次。身高1米90的平山相太是日本足坛难得一见的高大中锋,他在高中大赛的统治级表现曾令同龄人本田圭佑自叹弗如,也一举赢得“平成怪兽”的称呼。爆红的平山没有直接进入职业足球界,而是进入大学学习,随后奔赴荷甲赫拉克勒斯队,但由于性格关系,平山相太最终没能在荷兰站稳脚跟,职业生涯也是高开低走,泯然众人。

平山相太当年在高中比赛中确实是怪兽一样的存在。

另一位则是大迫勇也。大迫成名于第87届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他率领名不见经传的鹿儿岛城西高中杀入决赛,大迫勇也在决赛阶段的6场比赛中场场进球,总计打入10球,创造单届赛会纪录。那届比赛四分之一决赛中,城西高中以6比2大胜兵库县代表泷川第二高中,大迫梅开二度。赛后,泷川第二队长中西隆裕在更衣室内哀号:“大迫不是一般的厉害(大迫半端ないって)”。这一画面经日本媒体传播,成为了热门话题。2018年,日本球迷将印有中西头像和“大迫半端ないって”口号的海报带到了世界杯现场,再次引发热议,“大迫半端ないって”入选当年日本网络流行语评选前十位。

中西隆裕一句“大迫不是一般的厉害”,成为网络热语。

日本球迷将这一场景搬到了世界杯赛场上。

“杂鱼”也有破墙而出的奇迹,青春里总有梦想和遗憾

这项历史悠久的比赛催生了许多王者之师,它们在各自县内难觅对手,独孤求败——如已经连续24年参加决赛阶段、近3年全部打入总决赛的青森山田;又如本田圭佑的母校、石川县代表星稜高中。

2013年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第一次在中国网络形成舆论热点时,正是星稜高中当了背景板,他们在两球领先的情况下被富山第一翻盘成功,而富山市如夺得世界杯冠军一样庆祝这个高中足球冠军的场面,令许多中国球迷艳羡不已。而次年,卷土重来的星稜通过加时赛4比2击败前桥育英,演绎了一次知耻后勇。这样的剧本真是可望不可及。

星稜正是本田圭佑的母校。

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在第95届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石川县预赛决赛开始前,所有人都认为结果毫无悬念——星稜已经连续17年制霸县内,并赢得唯一一张决赛阶段门票,更是在近四届全国赛中获得了冠亚各一次、四强两次。但结果却让所有人跌破眼镜。名不见经传的鹏学园高中经过加时赛以2比1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星稜,史上第一次赢得全国赛出场资格。

“杂鱼部队”鹏学园第一次制霸县内,后排左三为赤地信彦。

鹏学园高中位于能登半岛的七尾市,人口稀少,地理偏僻,直到1990年前这所私立高中是一所女校,毫无足球传统。2012年,不足30岁的赤地信彦来到学校出任足球部教练,他刚到时,校队只有5名高三学生,“看到他们在训练开始前还拿着棒球棒玩耍,我简直惊呆了。”但赤地坚信足球可以为能登半岛带来生气,他将自己的精力完全投入到校队建设中,四处招募县内的“杂鱼选手”,喊出“打倒星稜”的口号。当时并没有几个人相信这能成真,包括未来的队长千叶东泰共,“星稜是一堵高墙,我想我们推不翻他们,我们没有底蕴。”但时间和努力改变了一切。在带队五年后,赤地信彦率队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奇迹,他和队员们一起推翻了高墙。

赢得不可思议的胜利后,鹏学园队员将教练赤地高高抛上天空。

在其后的全国赛中,初来乍到的鹏学园品尝到了一场意料之中的失败,他们以0比4不敌佐贺县代表佐贺东。而在第98届大赛中,鹏学园第二次破墙而出,不仅在县预赛再次击败星稜,更是在全国赛第一战中点球决赛击败京都代表京都橘,赢得历史性胜利。尽管随后他们不敌栃木代表矢板中央,但有理由相信,这支充满热血的球队还会回到这个舞台上。

有明星,还有更多热爱足球的普通年轻人,这正是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最大的魅力。梦想和遗憾,也是每个人的青春里不可缺少的回忆。#足球# #日本足球# #足球天下# #青春#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沈雷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Author Image
SDFJKOS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