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泉县第五届杂技艺术节「安徽临泉由技到艺的杂技创新之路」

临泉县第五届杂技艺术节「安徽临泉由技到艺的杂技创新之路」

安徽大剧院临泉杂技专场。新华社发何东亚摄

新华社合肥5月21日电(记者杨丁淼 汪海月 张铮)伴着悠扬的小提琴声,胡军和女儿胡思圆在空中旋转、舞蹈,利用绸带实现了力与美的结合。

父女俩的这一绸吊节目《时间都去哪儿了》以杂技为载体讲述了两代人对杂技的坚守。小提琴、灯光、舞蹈、杂技的结合让曾经的“街头杂耍”成为有温度的舞台艺术。

“杂技表演不仅仅是耍、变、练等技巧,还要吸收其他元素,为这一传统门类注入新的活力,给人以更多的艺术享受。”50岁的飞天杂技团团长胡军说。从事杂技表演40多年的他是安徽省临泉县2万多杂技人之一。

安徽临泉于明朝出现成型杂技班,扎根于民间,在传承中不断创新发展,有着“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国杂技之乡”的称号。而胡军所在的临泉县韦小庄村更是被称为中国杂技专业村,全村44户人家就有27个杂技团。

安徽大剧院临泉杂技专场表演。新华社发何东亚摄

胡军9岁开始拜师学习杂技,跟着师傅的杂技团在全国走南闯北。选定一个地方,一个大棚扎下,水流星、喷火、顶板凳等惊险刺激的传统杂技绝活就撑起一场叫座的杂技表演。

“当时表演道具环境简陋,杂技表演一张票只卖几毛钱,但总是场场爆满。”胡军回忆当时一天最多能表演5场。

1997年,胡军创立飞天杂技团,专注高空表演,表演场地也渐渐从大棚转为全国各地剧院,一场收入能达到1000多元。

尽管杂技带来了稳定收入,但周围人对杂技的偏见让胡军暗下决心创新。“别人都说我们是‘玩把戏的’,但事实上我们也是能登大雅之堂的。”他说。

女儿胡思圆的小提琴和舞蹈爱好给予他启发。父女俩尝试改变传统杂技定位,把杂技故事化,并融入音乐、舞蹈、瑜伽等多种艺术形式,重新诠释杂技艺术的魅力。

除了《时间都去哪儿了》,父女俩的《立绳》等诸多杂技创新节目在各大表演平台上大放异彩,实现了由“技”到“艺”的转变。

从走乡串镇到舞台演出,越来越多的临泉杂技人走上了和胡军父女俩一样的杂技创新之路,推出了一批经典节目。近年来,随着中国推动“文化下乡”及大量主题公园的建设,临泉杂技表演更是供不应求,年创收入超过5亿元。

杂技演员在韦小庄村舞台表演。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杂技市场火爆的背后是杂技生源的缺乏。由于练杂技艰苦危险,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学习杂技,杂技人才培养模式亟待创新。

如今,临泉县有6所杂技学校,侯杰和父亲侯忠义于2009年建立的临泉县豪杰杂技艺术学校是最早的一所。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学校为孩子免费授课,包吃住,只收取生活费。

在侯杰看来,现在单招杂技生很困难,需要改变老的教学模式,以培养孩子兴趣为主。

“没有必要让每个孩子都走杂技这条路,我们会和一般小学一样白天以文化课为主,早晚练功,从舞蹈或者武术着手培养基本功,孩子有兴趣再转为杂技训练,这些都是相通的。”侯杰说。

平日里的教学也会穿插很多音乐课、舞蹈课。“杂技以前追求惊险刺激,现在追求美,主要培养舞台艺术。要培养孩子的乐感,要会卡拍子。”他说。

十年来,豪杰杂技艺术学校培养了近600名杂技人才。很多孩子去往瑞典、埃及、泰国等国家参与文化交流活动。

杂技小镇、杂技剧场、杂技舞台剧、民间杂技艺术节……为了更好地发展杂技产业,临泉县近年来把杂技和旅游相结合,以杂技聚人气,吸引更多杂技人回乡,也使临泉的旅游产业更加兴旺。

“杂技是临泉的名片。我们希望依托杂技打造旅游项目,把杂技资源整合,为杂技从业人员提供更多固定岗位和稳定收入来源。”临泉县宣传部长徐红艳说。

流星锤的介绍

  流星锤是传统武术运动中软器械的一种,又名走线锤或飞锤,它属拴绳的一种暗器。因为它便于携带而且比较隐蔽,击打力强,又有强身健体、陶冶情操和自卫的功能,所以深受人们的喜爱。下面是我为专门您整理好的:流星锤的介绍。

  流星锤的介绍一、流星锤之源流

  流星锤一物,实自短把链子锤脱胎而出者。所谓短把链子锤,即锤头之后缀以二尺长之铁链,链之末端又缀以六七寸长之短柄,实为软硬把之短兵器。此物非中原所创,实传自西羌,唐昆仑奴摩勒善用链子锤,因是遂流传于中土,迨后有同州管绳武者,始变链子锤为流星锤。此锤乃由兵器而成暗器,流传渐广,故唐宋名将多有用之者。而宋代傅映玉尤以锤得名,驰骋疆土,往往飞锤制敌,故有傅家回马锤之称。此可见流星锤之见重于当时矣。

  及后人愈进化,发明愈多,机巧百出,暗器之精妙者渐多,此流星锤人且以其笨重而舍之。降及近世,用此锤者已不可多见矣。江湖卖技之流,虽类有此一物,既疏小不合式,亦仅以作打围场之用,不复视为重要之器。盛极必衰,物犹如是,而况于人乎?

  友人陈梦夔,生性异人,幼即好武,顾其所学亦与恒人异,凡通行之拳法兵器非所愿习,必寻其冷僻而他人不习者而习之,兵器如笔挝刀牌之类,今人且不能举其名,而陈独乐之而不倦,暗器则流星锤为尤精。

  陈尝语余曰:“人但知趋熟避生,竞择时尚者学习,古法之失传实以此也。余非不乐与人同,所以如是者,冀古法庶可如缕缕不绝耳。”余深然其说,请试之。陈亦不拒,笔挝等法固世所不传,而其流星锤尤足令人惊骇也。

  陈携锤与余行郊外,过一古墓,墓亭尽损,唯四石柱矗立于斜阳衰草中。陈谓余曰:“请即以此石柱为的。”乃解腰间流星锤执之手中,立二丈外,喝曰:“左一柱。”声未绝而锤发,铮然一声,左柱已飞去一截约尺许,锤力衰下落。陈左手一抽,即飞回,举右手接之如拾芥。又喝曰:“中右柱。”一转手间,锤又从旁撇出,右柱又铮然飞去一截,左手略一牵制,锤又在其手矣。如是凡五发,无所失,始收其锤。余不禁黯然曰:“如子之锤,石且立碎,若着于人犹有生望乎?洵可畏也。”陈笑曰:“用以击石,固须用力如是,若以击人,则毋须用如许力量也。然即轻发,人当之亦重伤矣。余之所以能如是者,练习亦非一日,苦功当在十年以外。若实力不充,功夫浅薄者,欲发此七斤之锤亦已费力。”

  陈君所用之流星锤为瓜棱形,以熟铜铸成,软索粗逾拇指,盖以锤重故细恐不胜,并不用把手。软索之末端有千斤套,缠于左腕。据彼自云:“右手可发七斤以上之流星锤,若左手则仅能四斤以上。如发此锤,则不能取准,正在苦练。”且云:“用无论何种暗器,务须两手皆能,始便利有用。若仅练右手,有时即无由腾空,徒精无益。”
 

  流星锤的介绍二、流星锤之构造

  流星锤,亦为带绳之一种暗器,全体分为三部,即锤身、软索、把手是也,大略与绳镖相仿佛。

  唯锤头之形式则个个不同,有浑圆者,有瓜形者,有棱角甚多者,各随学者之意而定去取。盖形式之与功夫本无如何关系,正不必拘于成式,即舍此数种式样而自成一式,亦未尝不可也。

  锤身之大,约如普通之饭碗,其轻重亦无一定。实力充足之人,则用锤略巨。实力薄弱之人,则用锤略小。以最普通人所用之锤,大约四五斤左右。其大者则六七斤、八九斤不等。其最小者,亦不得在三斤以下。因锤之为物,既无锐头利刃可以伤人,其借以制敌者厥在重量之冲击,若用锤太轻即失其效力矣。

  锤身之末端,预留二象鼻眼。象鼻眼中,则贯以铁环,更以绳扣住其环。绳名软索,宜以蚕丝与头发夹杂辫成。如用鹿脊筋,劈成细丝,三物同编更佳。因此三物皆坚韧而不易摧折。

  锤身固重,发出时更益以臂力,索上所着斤两甚为巨大,若非用此等坚韧之物殊不足以临之,非若绳镖之仅数两可比,故不能用麻绳与棉绳也。

  软索粗如手指,长二丈半或三丈。把手唯在初学时用之,有相当功夫以后即可舍去。亦以坚竹为之,粗盈握,长三四寸,与绳镖上所用者完全相同。平时亦将软索拗为四折,束于腰际,锤与把手并垂右腰下,索之末端则靠左腰,亦与绳镖扣法无异,临时应用至为便利。

  流星锤的介绍三、流星锤之练法

  流星锤之运用可分两种,即甩打、劈打是也。

  所谓甩打者,其发锤与绳镖相似,但有侧击、压击、冲击之分。甩锤一匝,纵横掖出,以拦击敌人之侧面者,是谓侧击;甩锤一匝,从上面盖下以取敌人之顶门,是谓压击;甩锤一匝,从下面泛向上,以取敌人正面,是谓冲击。以上统称为甩打,是初步锤法。

  至于劈打,则并不须甩锤,但以一手握住锤头遥掷敌人也。其法实较甩打为难,而敌人最不易防。盖甩打之法犹可借甩劲之力以攻人,劈打则完全靠臂力以取胜,发锤之力相去固已甚远。且甩打必须甩锤,易为敌人所见而预防,若劈打者一扬手而锤即出,敌人防不胜防矣。

  劈打之法,亦可分为掷、撇、撤三种。掷即向前托出,以取正面之敌;撇即将锤向发锤一手之外侧撇出,以取侧面之敌;撒即将锤向发锤一手之内侧撇去,或于退走时将锤向后撒去,以取侧面或后面之敌。

  入手之初,宜先练甩打法中之侧击。立土垣,高三尺,长三丈,阔二足。于垣上画圈为的,圏对径约八寸,每隔二尺画一圏,并列成一字形。练者立土垣之一端,握绳凝神(与绳镖握法相同),将锤从头上甩一圏,即术语称盘头者是,待至肩前,即向最近之一靶甩去。然后逐渐加远,以至于最远之一靶为止。然后再练压击。先于地上画一长方形,阔二尺,长三丈,更于其内用石灰画圈如土垣以为的。练者立其一端,将锤由后泛前甩一匝,待至前上斜时,即向最近之一靶打下。亦由近而远,至最远一靶为止。然后更练冲击。冲击之法,与绳镖无异,可以参看,不必细述。其靶仍用土垣。

  此三种法则,练至皆能应手而中,则对于甩打之技已告成功,即用以临敌亦能制人。若欲更进一步,则练习劈打。

  劈打之靶,亦用土垣。练者对垣而立,初相距约一丈,以后逐渐加远,直至二丈以外为止。先练掷法,即以一手握住锤头,一手握住软索之末端。认定一个圆圈,乃提锤至胁际,运足臂力向其的掷去。掷法练至能应手而中,则可练撇法。人侧立,发锤一手之肩向靶,乃提锤至握软索一手之胁际,运足臂力向外侧撇去,以取认定之一靶,亦至能百无一失为止。然后更撒法。人亦侧立,但握绳一手之肩向靶,提锤于外侧(其式屈肘平肩,锤在肩前),运足臂力内侧撒去,以取认定之一靶,亦能百发百中,然后更背靶而立,依上法向后撒击。至以上三法,能于二丈外应手中的,则流星锤之能事尽矣。

  唯练锤之距离先近后远,与别种暗器相同,而靶子上之圆圈却不必逐渐缩小,因镖箭等物纯靠其尖锐之簇以制人,则所取之的如眼、鼻、咽喉、太阳等处,部位极小,若身上各部,有衣服遮蔽,不笔重伤,以故须打小靶子,否则即无效。而锤之为物,则纯靠重量击人,不论身体之何部,但须着锤无有不伤,故所取之目标较大,不必更列练小靶子也。

  上述流星锤之练法,即陈君所告余者。以陈君亲历其境,而又能精于其技如此,其言定不虚也。

流氓兵器——“流星锤、狼牙棒”的资料。

流星锤
流星锤,是一种将金属锤头系于长绳一端或两端制成的软兵器,亦属索系暗器类。仅系一锤者,绳长约五米,称"单流星";系两个锤者,绳长为四尺半,称"双流星"。其锤有瓜形、多棱形、浑圆形等,大小如鸭卵。锤身末端有象鼻眼,用于串连环。现代武术运动中演练双流星,主要握持绳索中段,进行立舞花、提撩花、单手花、胸背花、缠腰绕脖、抛接等花法练习,其花法同棍花和大刀花。
流星锤 由锤身、软索、把手三部分组成。锤的重量大小,根据使锤者量力而定。锤头末端有象鼻孔,以贯铁环,下以绳索扣环,软索有以蚕丝夹头发混合编制,也有纱线编制而成。软索粗如手指,长一丈五尺至二丈。把手以坚竹制成,缚于软索末端。把手长三四寸,粗盈把。把手为初学者所用。技成后可将把手弃去。流星锤平时将索成四折,用时可一抽而出。
少林铁流星 绳长一丈六至一丈八尺。
流星锤是少林兵器中软器械的一种,它携带方便,在旅途中又可以作绳子使用,带在身上又不容易被人发现,但它也是软兵器中最难练的一种兵器。它不像短兵器或长兵器那样练起来方便自如,它主要是由练习者通过长时间刻苦努力的训练,把流星运用起来,像棍、枪、一样形成直线,又像大铁锤一样且有威力。整套动作有舞花来过渡、连接,讲究缠、绕、点等动作。
链子锤 软锤的一种,分锤身、链两大部分。锤形如小瓜,多为铜铁所制,链长三尺五寸。链尾有环,可以套于手中。
狼牙锤 以纯铁铸成,重约三至八斤不等。按练者体力而定,锤为正圆形,分为前后两部。前部未狼牙状,上有寸长铁钉若干,钉头向前,极为锋利。后半似流星锤,无钉,锤头底部有象鼻孔一只,内系软索。软索尾部有千斤套腕,狼牙锤平时盛于坚革制成的囊中。锤环露于囊外,以便握取。
双锤流星 铁链两端各系一流星锤,锤尾端饰以绸带。
少林流星两头锤 绳长九尺至一丈八尺,属走线锤。
流星锤:《三国志曹操传》中的武器之一,附加混乱攻击。在樊城之战庞德死后得到.

Author Image
SDFJKOS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